北京市棋牌运动协会,欢迎您!

楼世芳:我帮老黑解围五子棋 引进张玉宁我拍板

时间:01-13

点击:850次

 东方网1月12日消息:决定引进张玉宁,是在2002年的秋季。虽然联赛还没有结束,但试图与国际接轨的中国足协,那年在转会规定上做了些改 革,每个俱乐部可以引进一名自由转会的内援。经过慎重考虑,我们把这个名额留给了张玉宁。几经周折以后,在2003年初,张玉宁终于从东北来到上海,披上 了申花的战袍。

  在球迷的眼中,张玉宁很酷。他有许多绰号,除了本名外,媒体上对他使用最多的别称是“酷盖”、“玉面杀手”。但实际上,私底下队友都管他叫“老 黑”。这是张玉宁从辽宁带来的绰号。我初一听,吃了一惊,以为拿所谓的“黑社会”来开涮张玉宁。这种事情岂是可以随便闹着玩的么?后来才弄清楚,这是因为 张玉宁刚进青年队的时候,老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去参加训练,所以被叫成了“老黑”。

  张玉宁属于比赛型的足球运动员。他有着良好的心理素质。尤其是面对自己家乡球队时,他与有些队员的表现迥然不同,依然我行我素,敢拼敢打。 2003年下半年第20轮比赛,我们客场挑战辽宁中顺队。球队在沈阳一下飞机,就直奔鞍山,这是辽足临时安排的主场,球迷非常踊跃。那场比赛凭着张玉宁一 粒金子般的进球,我们最终以1比0战胜了辽宁队,赢得了宝贵的三分。张玉宁无疑是头号功臣。

  2003年秋季,上海滩第四场“德比”开打,在比赛前的准备会上,我用书写笔在白板上写下了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!”几 个大字,并请队员们一起大声朗读。读到最后两句的时候,坐在最后一排的张玉宁突然极其夸张地做了个横扫一切的动作,令人忍俊不禁。后来有人告诉我,张玉宁 的这个动作,是跟电影里的周星驰学的。在后来的比赛中,张玉宁上演了帽子戏法,全场一人独中三元,最终以4比1战胜了我们的老对手上海国际队,为上海申花 在末代甲A夺冠埋下了最为关键的伏笔。那个赛季,除上海男足的两支球队分别获得了联赛的冠亚军外,女足也获得了全国联赛的冠军。为此,上海市委把三支球队 召集在一起,专门召开了庆功会。张玉宁作为唯一的运动员代表,在会议上发了言。

  现在看来,那时的张玉宁,确实在他个人足球生涯的巅峰状态。

  从2003年元月10日,张玉宁正式加盟申花,到2006年10月10日张玉宁在上海锦江小礼堂隆重举行婚礼,期间整整相隔了45个月。作为 “新上海人”的张玉宁,成了当时上海球迷眼中的明星,更是让他成为了一名上海姑爷,事实上,在所有加盟申花的东北球员中,张玉宁也是唯一一个娶了上海女孩 做太太的,从这个意义上说,张玉宁与上海,还真是有着一份不小的缘分。2006年7月中旬,张玉宁打电话告诉我,申花要把他下放到预备队。如果在申花预备 队和澳大利亚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,他宁可选择后者——他想去澳大利亚踢球。虽然有点出乎意料,但我还是赞成了他的想法。想起当年在海南桂林洋基地从老朋友 程鹏辉那里接回了张玉宁,转眼又要看着他将飘洋过海,远赴他乡,以这样的方式留洋,我的内心多少有些不安。

  张玉宁是个非常通达、随意的人,有时甚至像个贪玩的孩子。记得2003年秋天的一个下午,他在市里办完了事,随后来到我的办公室。我正好和一位 朋友谈点事。他就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,悄悄地打起了电脑。等我这边谈完了事情走过去一看,他正在网上跟人家下围棋呐。再仔细一看,他下得这哪是围棋啊,那 些棋子一串一串连在一起,分明像是五子棋。于是忙着帮他解围。最后居然反败为胜。他着实自恋了一把:“怎么样?老板,我下得不错吧?”

  围棋和五子棋,在形式上几乎没什么两样。一样的圆形黑白棋子,一样的方形格子棋盘,但在内容上却有着天壤之别。许多竞赛项目看起来相似,但其实 都有自己的规则。所以,同样是踢球,张玉宁的远游,又让我想起了那盘看来更像五子棋一样的棋局,和同样难忘的海南桂林洋的那个夕阳黄昏。



京ICP备18013367号-1

版权所有: 北京市棋牌运动协会

技术支持: 上海亿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